魅不毒行:第375章 古墓之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王缩在车座里,伸手取了一**老白干:那我就只有先给老肠子老肚子消消毒了。

    丫的,才吐完,你又开始喝,也不怕你的肚子造反。弘语上人好意地提醒着他。

    有什么不能喝的,这个时候喝一口,能活九十九。鬼王说着用牙咬开**盖就要向嘴里灌。

    弘语上人抬起脚来将他手里的洒**子踢了出去:什么你都喝,里面有东西!

    弘语上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只是这一脚吓了鬼王一跳,他没有想到弘语上人用踢他,手里的酒**飞了出去

    一股浓烈的酒味从我的身后穿过开着的车门冲了出去,玉犼对还在车下面不断向外流着的酒感到了莫大的兴趣,它将头伸了过去。

    看着贪婪地食用着老白干的玉犼,我不由得失声笑了出来,虽然它的块头大了许多,可那样子还是那样的可爱。

    看到玉犼在津津有味地吃东西,水晶墙下的那些水族怪物们也纷纷伸着头要来吃。

    虽然有水晶墙挡着,可是玉犼那护食的本性让它大发脾气,它对着水晶墙外大吼起来,那些水族的怪物并没有立刻退去,我倒是看到那个墓坑里惨白的骷髅一个个地立了起来。

    别吼了。我惊慌失措地对玉犼喊着,可是玉犼已经不再听我的,它的心思都放在那**还在向外流的酒上。

    缩在车座里的鬼王挣扎着坐起来,他没有注意到玉犼在做什么,反而去找踢飞了他的酒**的弘语上人算帐,当他听到玉犼的吼声时,这才放眼向外看去。

    当他看到那些白骨极有秩序地站立起来,并一步步走出墓坑,向中我们走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看得呆了。

    正在勉强跟他对付的弘语上人见他忽然间楞楞地看着车外,不由得奇怪地也向车外看去,他那枯黄的脸上马上露出惊谔的表情。

    诈尸了。我低声地说着。

    那不是尸体,那是骷髅,这不叫诈尸,这叫骷髅阵。鬼王在我的身后纠正着我的不妥之处。

    玉犼,快点儿带我们离开这里。我对着还在对着想要抢它的酒,却怎么也抢不到的玉犼大叫着。

    可是这位玉犼,却对我理也不理,真不知道这酒有什么魔力,让它连我的话都听不到了,鬼王却还在那里说风凉话:你确定你能管得了它!

    我悲摧地瞄了他一眼,我管不了玉犼对他有什么好处,倒是让我们都困在这里,天才知道这些骷髅会不会冲破这水晶墙。

    李雨迟在玉蝉里默默地来了一句:再开一**酒,拿在手里。

    我一听,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伸手向鬼王要酒,鬼王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一**老白干放在了我的手上:给你,用不用我帮你打开

    他这话可是提醒了我,我马上让他把酒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冲进我的鼻子,我不由得将头歪到了一边,平时也没有感觉到这酒会有这么大的气味,这回怎么感觉这酒味都呛鼻子。

    一个湿漉漉、滑溜溜的东西碰到我的手,我一哆嗦,转眼看去,只见玉犼正在用嘴抢我手里的酒**。

    丫的,这家伙倒是机灵,这**里的可比外面的那**多,它竟然离这么远就能知道,真不愧是吃货的宠物。

    我心晃着手里的酒**对它喊着,让它把我们带出这里,谁知道它现在除了我手里的酒**什么也顾不得了,根本就没听我在说些什么。

    喂,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向下沉了鬼王叫了起来。

    我忙伸着头从车窗里向外看,只见我们正在向下沉,而那些托着我们的水族怪物们正在向四周散开。

    那些本来还够不到我们的骷髅现在离我们是越来越近了,这可真是事与愿违啊,如果我不将玉犼叫回来,也许那些骷髅现在离我们还远一点儿,这回我们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着那些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我们走来的骷髅,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刚才是谁让我把玉犼引回来的,我失声骂着:李雨迟,你这死鬼,现在怎么办

    我是想让玉犼带着我们离开这里,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李雨迟怯生生地说着,一团黑烟已经从玉蝉里飘了出来,我感觉到他现在没有什么力气,那黑在空中飘着,似聚似散。

    我不由得问他: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会恢复过来的,你们在这里别动,也许这水晶墙能挡得住那些骷髅兵。李雨迟说话的声音很虚弱,这让我不能不担心。

    他在刚才过光之门的时候受伤了。那位仙儿开了口。

    光之门,你是说刚才那片光我惊讶地问他。

    当然是那片光,一般时候,穿过那片光的都会死,可是这回我算是开了眼了。仙儿那畅快的声音没有让我高兴起来,反倒让我更加的怕恐了。

    水晶墙被那些水中的怪物们托着进了山洞,我发现这山洞的石壁上似乎画着什么,鬼王取出了手电筒,可是手电筒的光也看不清楚那石壁上是些什么东西,倒是看到一个戴着手表的骷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