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372章 龙族之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提到石头,我想起向上带着的阴阳石,那可是无生老祖一直都想要的东西,我不由得将手放在装着阴阳双石的包上。

    这时那位仙儿又开始挑唆着让李雨迟去那具尸体那里,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明白,这里的一切都是无生老祖为我们布下的圈套。

    想到这里,我对着空中的那位仙儿冷笑着:我们是不会从这里出去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去告诉那个什么老祖宗,姐是不会再次淹死在这条河里的。

    听到我的话,那位仙儿竟然要哭了:我完了,看来我真的要被打回原形了。

    我听了不由得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还真要被打回原形了,无生老祖为什么要用你这样的废物,还仙儿呢,不仅保不了自己的神位,连自己的那点儿修行都要丢了,你还跟着那个老祖宗做什么啊。

    你当我想跟着他吗,是他抓我过去的,你要是能帮我逃出他的手掌,我宁愿投在你的门下。那位仙儿带着哭腔对我说。

    别,我可收不起你,你还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好想办法把你一起带出这里。我是连哄带骗,只想先让我们离开这里,至于怎么把他也带上,那只有天才知道。

    不是我不告诉你们,是,我真的不知道老祖这是玩的什么花样,他只要我把你们带到这水里,其余的就不用我管了。仙儿这回说得好真诚,我可以确定他说得是真的。

    那么,你的老祖宗有没有说过,事后你会去哪里,他是不是还会留着你,要不你再回到你的胡家去,说不定你的老祖宗会不待及那个地方,让给你了呢。我讥讽着他,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让这位仙儿把我们再送回到地面上去。

    不可能的,他怎么会让我再成为胡家的保家仙,那里可是他收罗阳世阴气的地方。那位仙儿哀叫着,那声音很是悲惨。

    阳世阴气,这个词让我感到奇怪,我不由得回头问弘语上人,可还没等弘语上人开口,就听到鬼王强打着精神对我解释:难得的总是好的,阴间的阳气,阳间的阴气,都是两界难得之气。

    你这感觉怎么象我老妈买肉呢,我老妈说肥肉中的瘦肉,瘦肉里的肥肉,那都是最好吃的。我一脸莫名其妙,李雨迟这是说的什么道理。

    他说的是物以稀为贵,跟你老妈买肉有什么关系,你饿了吧鬼王已经没有力气了,可还是不忘记数落我,这不能不让我郁闷。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正是万物平衡的基本,可儿是阳世的阴命人,而李雨迟是阴间的阳命人,无生老祖是想用他们两个的命格来控制阴阳两界的大门。弘语上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勉强能听出他说了些什么。

    你是说,现在他正在利用李雨迟的尸体来诱他出去,以便控制他鬼王困惑地看着外面的情景。

    不只是控制李雨迟,如果没有水晶墙,我们都会进入他布下的陷阱。弘语上人嘶哑的声音听得我心里好难受。

    我不能相信无生老祖费这么大的力,布下这个局只是为了捉住我和李雨迟,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捉我,他随时都能办到的。

    阴阳双石,阴阳童子,开启阴阳之门的钥匙应该全了吧。弘语上人慢慢地吐出这几个字来,听得人心里直发冷。

    这回你又猜测到了。那位仙儿还在外面跟我们对付呢,可是能听得出他的声音里还是带着哭腔。

    好吧,那我不出去了。忽然李雨迟安静下来,他化成的那股黑烟也离开水晶墙。

    我正奇怪他怎么一下子改变了主意,可当我看到他身边站着跟他差不多大小的玉犼时,我也懵了,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还一下子变得这样高大,别说就在它旁边的李雨迟,连我们离得远一些,都感觉浑身不自在。

    我指着外面的玉犼,想喊它回来,却怎么也喊不出口去,一个小萌宠,处怎么都觉得可以随时收拾它,可是这样一个大家伙站在那里,怎么都觉得它随时都可能收拾我们。

    果然,鬼王第一个开始抱怨了,他说早就说过不要我养这么一个宠物,现在好了,不知道谁把谁当成宠物了。

    最惨的就是那位仙儿了,他大叫着,让我把玉犼收起来,说这家伙吓到他了,我不知道仙儿也会怕玉犼,他什么时候这样胆小起来。

    你怕可以离开啊,说不定你一走,我们就回到现实中去了。我对着那位仙儿不肖地笑着。

    你还是离开无生老祖吧,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我们还有可能救你,要不然,我们一离开这里,那位老祖,很有可能把你做成点心吃了。李雨迟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淡定,淡定得我都有些发懵,他怎么清醒过来的,刚才那个抓狂的家伙真的是他吗。

    不,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我的牌位还在他的手里,求求你们了,你们就从水晶墙里出来吧,只要你们出来,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仙儿那哀求声好可怜,可是我们怎么可能出去,我不由得笑了,他怎么比小孩子还单纯,他真的是活了上千年的妖精吗。

    玉犼对着水晶墙大吼一声,这声音震得我耳朵都要聋了,要知道这水晶墙里是带着回音儿的。

    可是奇迹出现了,外面的水却因为这声音震动得起了波澜,一条条奇怪的水族动物出现在水晶墙外面,如果不是那水晶墙挡着,我们可能在没有被河水淹死前就成了它们的食物。

    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指着外面那些长得鱼不鱼,蛇不蛇,五颜六色的水怪问:它们,进不来吧。

    鬼王忍着身体的不适,笑了起来:你怕它们进来吃了你

    你不怕我白了他一眼,我就不相信了,他会不怕被当成食物吃了。

    有你的玉犼在,它们奈何不了我们。弘语上人干咳了两声,声音微弱地说。

    我感觉到他哪里不对劲,这么虚弱的声音,绝对不是呕吐之后身体不适那么简单。

    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只见鬼王正将一条毯子盖在他的身上,他的脸色蜡黄,没有一丝的血色,身体紧缩着抱成了一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