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319章 偶得坐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管他们这是怕的什么,我也迈开大步向外冲去,只是我不仅速度比他们得慢,个子也没他们高,他们向前冲的步子,一步可以顶我三步了,等我踏着那扇倒下的石板跑到门外的时候,就见那些石桌石椅都晃动起来,上面更是有许多的石头碎片以及尘土纷纷向下落着,看来这里是要崩塌了啊。

    我所在的位置离那出口隧道还有着好大一段距离,而那通往出口的隧道还有着很长一段路,现在就算我能穿过这些碎石尘土,那条隧道也是过不去的,我绝望了,站在那里只有着急的份儿。

    一声长吼让我清醒过来,我看到玉犼从我的手心里跳了下去,心里暗骂着,这个时候,连它也要弃我而去了,不知道它是不是能逃过这一劫,但愿它出去后别再害人了。

    玉犼一跳到地上就狂长起来,眨眼之间又恢复了那个大个子,看来它就是会些变化啊,我不由得苦笑了,临死还遇到这样一个奇葩,也算我这辈子没白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玉犼变大后并没有立刻逃走,而是扭过头来对着我低声吼着,还摇头晃脑地看着我,那样子象是在对我说着什么。

    我气乎乎地一叉腰,对着它喊着:你还不快一点儿去逃命,难道是要在这里给我做陪葬吗,要是你能驮着我出去也行,只怕是你自己都难以逃得出去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玉犼的身子一俯,一下子撞到我身上上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它撞得爬在了它的背上。

    我心里这个气啊,它竟然这样欺负我,好在它没吃了我的脑子,要不然我这下辈子很有可能会是一个白痴了。

    我正拍打着玉犼,大骂它混蛋的时候,它已经驮着我飞了起来,我吓得一下子抱紧了它的身体,可是它的身体竟然如玉般的光洁,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下手,我是手脚并用,拼命地让自己的身体附在它的身上,免得从它身上滑下去。

    我还在大喊大叫地拼命扒着玉犼的身体,就听到弘语上人的声音:可儿,没事了。

    师父!我惊讶地叫了一声,这才瞪大眼睛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鬼王正用手电筒照着我,我的面前站着的正是弘语上人,我那位师父,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心里无限的委屈随着这眼泪向下流着。

    玉犼又吼了一声,我还没有明白它这是什么意思,就感觉身体向下爬去,也只是一瞬间,我就爬在了地上,而我的怀里有一个石头一般坚实的东西正试图钻出来。

    没错,那个小东西就是玉犼,它又变成一个萌萌达的小家伙,那一脸的无辜,两眼的喜悦,让我看着是无可奈何。

    这是你的坐骑?你打算留下一个吃人的妖怪在身边?鬼王晃着手电筒,声音里满是担忧。

    一找到离开那百花盛开的地方的方法,吕连胜和王吉王真人就抢着逃了出去,当我出来的时候,发现他们两个用来当做衣服的百花已经变成了熟透了的果子。

    我脱下外套扔给他们两个,那些果子眼看就要烂掉了,他们两个应该是没穿什么东西,只是我就奇怪了,刚才去的地方是挺温和的,可怎么就把衣服都脱了。

    转眼再看那四根柱子时,我也醉了,那些雕刻的花,此时已经变成了果子,我还没看清楚那是些什么果子,托在手里的玉犼发出一声低吼,那吼声之大,哪里象我手里这个萌萌达的小家伙发出来的啊,我被吓了一跳。

    不仅是我被吓到了,那两个帅哥吕连胜和王吉王真人也被吓了一跳,他们扯着我的外套挡着自己的身体,张大嘴巴看着我手里的玉犼好半天才回过味来,一回味过来就对我吼着,让我看管好我的爱宠,让它别再吓人了。

    我倒是想管它啊,可是我心里也发颤哪,这家伙可是会吃人的脑子的,弄不好姐会变成白痴,千百年后,大概还会变成什么鬼魃之类的,我是越想越害怕,真想一把将这个小东西捏成面团,让它再也不能害人。

    让我无奈的是,这家伙竟然抬起头来看着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动着喜悦的目光,让我对它根本就狠不起来。

    你要是能让那些变成魃的家伙们回到墓里来,老实地呆着就好了。我叹了一口气,现在我拿它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这样幻想一下。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它又吼了一声,这回我没被吓到,已经开始习惯了啊,可是那二位帅哥却还是心惊肉跳地瞪着我,希望我能让它别出声。

    我瞄了他们一眼,告诉他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车里找些东西来给他们当衣服用,要不就这样出去,他们两个非冻死不可。

    我说着跳下祭坛,这时我手里的玉犼还不时地发出吼声,两个帅哥在后面催我快点儿走,他们快要被这吼声吓死了。

    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害怕,我都开始习惯了,他们竟然还不能适应,但愿以后这玉犼不要这样的爱吼,要不然,我身边不知道还会逃走多少朋友。

    就在我来到第一重墓室的门前时,我站在那块倒下的石门旁楞住了,接下来我是转身就向回跑,那速度比四条腿的都要快。

    可就这速度我还是慢了,好多面目狰狞,形态可怕的脏东西跟在我的身后冲了进来,看到这些东西跟着我冲进来。

    祭坛上那两个帅哥也惊叫起来,只喊出一个魃字来,就顾不上许多,丢下我的外套,从祭坛上跳了下去,躲在了祭坛的后面。

    当我冲到祭坛的时候,他们两个爬在祭坛后面,连头也不敢抬一下,我这个气啊,回头看看,那些东西已经向我扑了过来,我已经无处可躲了。

    收了他们,用你的小葫芦。也就在这时,死鬼李雨迟的魂魄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用尽全力,将那些东西从我的身边推开。

    我手里托着玉犼,瞄了一眼它脖子下面的小金葫芦,正要大喊了一声:收!

    我刚一张嘴,声音还没出口,就看到一缕黑烟进了玉犼脖子下坠着的玉蝉里,我楞了一下,这声音才出去来,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张着长长獠牙,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家伙已经扑了过来。

    我吓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那个收字才算是冲出了我的喉咙,这时听到玉犼低低地吼了一声,那些让人恐怖的家伙向后退去。

    虽然他们已经开始向后退,可我的小葫芦已经飞了起来,并开始将它们吸进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