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28章 养鬼真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你修练了她的魂魄,那你就应该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了?李笑晨并不急着去找阿念的魂魄,倒是对她嘱咐我帮她找到凶手这件事情放在了首位。

    她是自杀啊!王真人惊讶地看着李笑晨,一脸的不知情。

    她真的是自杀吗,她跟着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没跟你说过她是怎么死的?李笑晨也板起了脸。

    没有。王真人肯定地对李笑晨说。

    没有,没有,你做这些滴血的玫瑰做什么,这上面不是有她死时滴下的血吗!李笑晨那脸学向跟一汪水似的,让人看着心里发抖。

    那些血是她死时我碰巧路过,采集起来的,至于她的死,谁都知道,她是自杀死的,如果你遇到她的鬼魂,就好好地问问她,她再说不出凶手是谁的。王真人气冲冲地站了起来。

    我在那里再也听不下去了,原来阿念死后还有着这样一段经历,可见她还真是被人给算计了,如果没有人算计她,她的魂魄怎么会被这位王真人修练呢。

    李笑晨也瞪起眼睛来,一脸黑线地看着站起来的王真人,却还是稳稳地坐在那里,盯着王真人。

    你碰巧路过,采集了她死时的血,你可真是能碰巧啊,都碰到女大学生寒舍的楼下去了。李笑晨冷笑了起来。

    王真人楞了一下,慢慢地坐了回去,可是两只眼睛还是盯着李笑晨,那脸上也没有一丝的惊慌失措。

    我还真是佩服这位王真人,他到现在还能这样安静地坐下来。面对着质问他的人是不慌不忙。

    两年前我去我大姐那里,也就是那个女生宿舍的看门阿姨,正好看到有人送了个生日蛋糕,我看到了那上面的贺卡,知道了那个过生日学生的生辰八字,推算了一下,正好是不多见的纯阴之命,所以我就留了心,回来后就仔细地算了一下,算出那个女生的寿命不长,所以,我就在推算出的日子又去我大姐那里,恰巧就遇到那个女生跳了楼。

    我和李笑晨相互看了一眼,一时间是惊讶得目瞪口呆。

    那个卖东西的出去好半天,还真带了一个人回来,不过这个人不是什么快递员,而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

    见这人一进来,我的心里就有点儿发慌,这不会是强买强卖吧,收不到银子就找了个打手来,我宁可给他钱,也不想挨顿胖揍。

    可我看了看胖子李笑晨,却见他坐在那里是纹丝没动,我的心里这才有了点儿底儿,到底他是个男生啊,有他在这里扛着,就算是来讨帐的,也有他顶着呢,再说,这些东西可是他要买的,要找也得找他啊。

    我安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只等着看李笑晨怎么收场,却不想那个大汉一进来就对着李笑晨大笑起来,把我都给笑得毛了。

    大兄弟,你还真是来了,看我没准备错了吧。那个大汉还是个自来熟,见着李笑晨就跟见到老朋友似的。

    别套近乎,把你们真正的先生请出来,我在这里等着他有事儿呢。李笑晨冷冷地对那个大汉说。

    哪有什么真正的先生啊,大兄弟,我兄弟是说着玩呢,那玫瑰是我们用剩下的废纸扎的,那纸扔了也是扔了,我们就随便做了这个,你看正好你们又想要,这样吧,我们便宜一点儿出手。大汉说着指着那束红玫瑰对李笑晨说。

    少废话,快点儿叫他出来,能养鬼就能平事儿,现在可是闹出人命来了,再不出来把事情解决了,还得出人命,你担得起吗。李笑晨冷冷地对那个大汉说。

    我的心里不由得一动,怎么这花还跟人命联系上了,难道宿舍的那个阿姨是因为这花才跳的楼吗,可这怎么可能啊。

    回想起来她倒是偷着拿了我一支玫瑰,可我有着一大束呢,我都没怎么样,她怎么就跳楼了,要跳楼,那也得我跳,怎么会是她跳?

    看着李笑晨那一脸的严肃,他可不象是在开玩笑,我的心里不由得紧缩成一团。

    听到出了人命,那个大汉也不吱声了,他对着我们点了点头:那好,我去给你找,可这人命的事情可不能乱说,要是不关俺们的事,你可不能瞎赖。

    说着那个大汉走了出去,只丢下那个卖东西的人一脸凌乱地看着我们,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用眼睛看着李笑晨,真想问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还跟人命联系在一起了,他可是有什么证据,是不是要报警。

    可李笑晨还是一脸镇定地坐在那里,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看来他还真是胸有成竹啊。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脸色铁青,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大约也就二十出头的年青人走了进来,他那一头蓬松的头发,带了几分的倦意,两只大眼睛黑洞洞的看着我们,我有一种感觉,我在大白天这是又见了鬼了。

    他一进来就对着那个卖东西的拍了拍手,让他先出去,我们好说话,那个卖东西的马上会意,转身出去,随手还将那扇满是缝隙的门关上了。

    那个青年人摇摇晃晃地走到我们跟前,拉了把椅子坐在我们的对面,一抹阳光照在他那铁青的脸上,他眯成了两只无神的眼睛,象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情?那个青年开门见山地问我们。

    先生贵姓,哪个门里出来的?李笑晨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丢给那个青年一支。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认识这位胖子李笑晨也有几天了,还是头一回见他抽烟,而且还是那样麻利地丢给别人一支,自己的就势点上了,反手又给那个青年人也点上了。

    在下吕连胜,是正一道龙虎宗第一百四十八代传人弘语上人张天池的弟子。那个青年悠悠地吐了一口烟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