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27章 诡异快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笑晨瞪了我一眼:就你幺儿子多,哪里有什么鲜花,这又不是送给你的,你瞎参和什么呀。

    听他这话,我心里来了气,白了他一眼道:我问大叔呢,又没问你。

    那个卖东西的却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还真别说,我们这里本来只卖成盆的纸花,是不卖这成束的花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人送了一大抱的纸扎红玫瑰来,说是会有人来买,不来买他就拿回去。

    什么?!我和李笑晨都惊讶地扭头看着那个卖东西的,冷汗从我们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那还真就是一大束红得象火的玫瑰,就跟送到我寝室里去的滴血玫瑰一模一样。

    我跟李笑晨看到那纸扎的玫瑰就向外跑,那个卖东西的也急了,忙问我们还要不要了,要是不要,就让那个人收回去。

    李笑晨听了忽然转身回去,从钱夹里抽出一又叠红票来丢给那个卖东西的人。

    我们可以买,只是,你得带我们去找那个送花来的人。李笑晨喘着粗气说。

    这个,我可是找不到,那是一个送快递的,我到哪里找他去。卖东西的接了红票子,两只眼睛放着光,嘴里却说他找不到那个人。

    不等他将钱数明白,李笑晨一把将钱抢了回去,在那个卖东西的面前晃动着,告诉他,找不到人,这钱可就不是他的,那花留着他还给人家好了。

    那个卖东西的也急了,哪有看着银子不眼红的,这钱他是要定了,到手的鸭子怎么给就这样给飞了。

    要不这样吧,你们坐在这里等,他说了,今天没人来买,他就拿回去,他一定会来的。那个卖东西的盯着李笑晨手里的红票子说。

    好啊,我们就坐在这里等,要是到了天黑他还不来,那就对不起,连这些东西我们也不要了。李笑晨拉过一把破旧的椅子来,一屁股坐了下来。

    别,别呀。那个卖东西的有点儿急,这一束花没卖出去,还要搭上他这半天的功夫,他的脸一下子就变了色了。

    我在一旁看着好笑,便也拉过一把椅子来倒着坐下来,两只胳臂向椅子背上一爬,大有决心不改的味道。

    这回那个卖东西的真是着急了,要知道李笑晨可是没少买东西,这要是都不要了,他这回可是亏大了。

    那个卖东西的忙掏出手机来,让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他出去打个电话。

    我看看匆匆忙忙出去的卖东西那个人,又看了看稳如泰山的李笑晨,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李笑晨也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一推鼻梁上的大眼睛,只等着那个送花的快递到这里来。

    我跟着李笑晨又到那家饭店里聊天,谈到跳楼的学姐阿念。

    李笑晨低低地声音说道:我是在想,那个阿姨死得蹊跷,会不会是那位跳楼的学姐回来复仇了。

    阿念回来复仇了,我心的一下子紧张起来,活人复仇且防不胜防,这鬼来复仇,那应该怎么防范才好了,我是不是要死在这个学校里了。

    见我变了脸色,李笑晨低声地安慰说,说再过两天,弘语上人就应该回来了,他应该有办法的。

    要等到弘语上人回来吗,可这两天要怎么过啊,我可不想被鬼捉了去。

    你怕什么,你又没有害她。李笑晨瞪了我一眼。

    你又没被鬼给缠上,你当然不害怕了,她可是来找我的。我惊呼了起来。

    这时服务员学姐端着菜进来,听到我的话,她吓得脸色也变了,手里的托盘直抖,李笑晨一把将托盘接了过去,小心亦亦放在了桌子上。

    吃货就是吃货,什么都可以糟蹋,只有这吃的,那是糟蹋不得的。

    我当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学姐一脸黑线地看着我,那一脸的幽怨,让我不得不去安慰她几句,只说我们两个刚才是开玩笑的。

    都知道昨天学校里有人跳楼死了,大家都正害怕着呢,你还在这里吓唬人。学姐苦瓜着脸对我说。

    她一向都这样,越是紧张的时候,她越是找紧张的话说,就怕吓不到人。李笑晨笑着对学姐说,手里的筷子已经开动起来。

    他的胃口仍就是那样的好,大口地吃着,就象刚才什么也没有提到一样。

    我瞄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大对劲,忽然发现,这怎么跟我们昨天叫的那桌子桌差不多呢。

    见我一脸的疑惑,学姐忙解释说,菜还没上齐呢,她这就去厨房看看,说着就急匆匆地走了。

    这,是你今天叫的菜?我指了指桌子上的菜问李笑晨。

    是啊。李笑晨边吃边瞪着我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