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66章 有所变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诗诗,你误会了。我忙对她解释着。

    可是她怎么能听啊,她丢下还在阳台上凌乱的我,转身抹着眼泪冲出了我的小公寓,那娇滴滴,颤微微的呜咽声,听得人好不心痛。

    聂苑西和王墨也紧跟着她跑了出去,她们对我是什么看法已经不重要了,她们更怕如此冲动的黎诗诗会出什么意外,而我的心里更是害怕,我是真的为她担心。

    当我回过头来看着悠然自得地站在我面前的李笑晨时,不由得愕然了,难道他都不想去安慰一下黎诗诗吗。

    那不仅是爱他的女人,还是与他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妹啊,他怎么会无动于衷啊。

    你怎么这样的冷血?我愤怒地对他吼了起来,同时有想抽他一巴掌的冲动,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两只柔弱而白皙的小手,正紧紧地握在他的手里。

    不是我冷血,我们两个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她必需接受这个现实,时间拖得越久,她会越难受。李笑晨用那平静得让人堵心的声音对我说。

    我狠狠地甩开他的两只手,也向外走去,丢下他一个人在这里。

    我要用我对他的狠意,来让他好好地反省一下,他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正确。

    他如果已经有了什么变化,应该是被人控制了。李笑晨在我的身后冷静地对我说着。

    什么,如果已经有了变化,这是在说李雨迟吗,可是李雨迟有什么变化吗。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让人发困,不过我开始能记得他在我睡着之前说得只言片语了。

    比如那天晚上,他告诉我,如果我再用什么红线绳,五谷杂粮之类的东西做法,他就没有办法来保护我了之类的话,我就到现在还记得。

    还有一些话,我也依稀记得,只是印象不是很深,就象他说的那样,我会一点点地锻炼着记住他的话一样,我真的是一点点地开始习惯他的声音了。

    这算是变化吗,应该不是吧,如果说变化,那也应该是我变了,变得能记住他说的话了。

    想起什么来没有,你能不能快一点儿,都快被你急死了。李笑晨催着我,看来他还真是急了。

    总得让我想一想吧,要不,我怎么会知道他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的声音没变,可我已经能记得一些话了,他的样子忽然,我停了下来。

    他的身影,他的身影不再是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影子,而是一个黑色的人影,可以确定,那是一个不再透明的,坚实的人影,只是在黑暗里,我无法看清他的相貌。

    见我瞪大眼睛停了下来,李笑晨马上就意识到我想到了什么,忙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我结结巴巴地告诉他,还真是与以前大不一样了,虽然他还是口口声声地说要保护我,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有魔性,可是,他的样貌却变了。

    听我说死鬼李雨迟的样貌变了,李笑晨一下子虎起了脸,又来拉我的手,问我变成了什么样子。

    你注意一点儿不行吗,难道你不知道诗诗为什么会生那样大的气,你倒是利用我来摆脱你们之间的恩怨了,可是我怎么办,我还在这个学校呆不呆着了。我甩开他的手,对他嚷着。

    李笑晨一时间懵了,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看着他那一脸的无辜,手足无措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不忍,也许这是他情急之下没有注意吧,我在心里为他辩解着。

    他也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解释着,可是我已经听不下去了,一想到死鬼李雨迟的尸体不翼而飞了,而他现在又改变了样貌,弄不好还真的会有什么骇人的事情出现,我这小心脏能不乱跳吗。

    现在是越想越后悔,就应该听弘语上人和王吉两人的话,将李雨迟收进那个小红棺材里面去,那可是一个鬼,一个很可能伤害别人的鬼,怎么能这样的相信他,怜悯他呢。

    我想马上给弘语上人打个电话,告诉他死鬼李雨迟的事情,却不想,弘语上人却给我打来了电话。

    喂乖徒弟,那个小子有没有去找你,听说他大哥的尸身不见了。弘语上人是开门见山,在电话里问我。

    他,就在这里。我迟疑地回答着,眼睛也顺之看向了李笑晨。

    我都知道了,是我带着人去水底下的。李笑晨忙对着我的电话说着。

    是你带人去的,那里怎么样,那个穴位还在吗?弘语上人焦急地问李笑晨。

    穴位,我们只看到了一道大裂隙,不过有上次下去的人告诉我,跟上次没有什么区别。李笑晨连忙回答着弘语上人的话。

    废话,对于别人来说,那里当然变化不大,就算有变化,水底暗流能动,推动砂石,也看不出来什么奇怪的,你怎么也看不出来吗?弘语上人问李笑晨。

    他这样问李笑晨不由得让我吃了一惊,难道丫的这家伙也是个阴阳先生吗,他怎么从来没说过。

    可看着他那憋得通红的脸,我又真心地为他难过,看来就算他懂得这些,也不过是个皮毛,还要被弘语上人骂。

    弘语上人也许是急了,对着电话说了些他要再回去看看之类的话,就将电话给挂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