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14章 收魂葫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把你的葫芦给我看看。不知道怎么的,黎诗诗跟了过来,非要看我手里的葫芦不可。

    就凭着她那两眼的贪婪,我怎么敢把这葫芦给她看啊,更何况我知道她对这方面是有点儿研究的,要是让她看出门道来,还不把我当成怪物。

    可是这个家伙却跟着我不放,非要看不可,我心里一急,干脆把个葫芦塞进了宽大的迷彩服里,用手机挡在胸前,向寝室跑去。

    就在起跑的那一瞬间,我把手机打开,快速地拨了个号码,那正是弘语上人的电话号码。

    我刚想问弘语上人李笑晨在不在他那边,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李笑晨的声音。

    我一回手把手机丢给追我而来的黎诗诗,大声地喊道:胖子,诗诗找你有话要说。

    也不知道李笑晨听明白没有,反正手机是在黎诗诗手里了,我知道黎诗诗是绝对不会不接她表哥电话的,事实上,就在我闪进寝室的那一瞬间,我看到黎诗诗正两颊绯红地听着电话呢。

    我冲进寝室,看到王墨和聂苑西都重新钻回了被窝,便马上将我的那个葫芦藏进了我的包里,好在那个葫芦不大,放在包里也不显眼。

    你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我们都以为你被雨隔在哪里了呢。王墨翻了个身,依在被子里对我说。

    我在下雨之前就跑回来了,你怎么把被子盖得这么严,现在很冷吗?我看着被窝里的王墨问。

    怎么,你没感觉出来吗,一下雨,天气好象一下子就冷了起来。王墨倒是觉得我没感觉到冷而奇怪。

    是啊,昨天晚上那么热,你却感觉冷,可是现在这么冷,你却没感觉出来?聂苑西其实也没有睡着,她从上铺伸出头来看着我,一脸的诧异。

    现在我不敢说什么了,我可是刚从阴间逃回来的,大概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我才跟她们感觉都不一样吧。

    你们都不要理她,这个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弄了个小葫芦回来,还说什么也不让我看。黎诗诗一推门进了进来,把手机丢给了我。

    你表哥跟你说什么了,看你这一脸的不高兴,是不是我故意拖了个长音,好让那两个女孩子认为她这是跟她表哥生气,拿我当出气筒呢。

    小葫芦有什么好看的,我家院子里种了好多,你要是喜欢,等我回家,给你带几个来。王墨对黎诗诗的霸道神情感到不快。

    黎诗诗的嘴巴撅得老高,那是一个葫芦的事情吗,那是我没有给她看的问题啊,王墨这可是在偷换概念了。

    我可是乐了啊,现在黎诗诗的矛头可是要转向王墨了,我当然不会看着王墨被她欺负,可我们是两个对一个啊,我能不高兴吗。

    眼看着一场内战就要上演,聂苑西一推身上的被子,将半个上身都从上铺伸了出来。

    我的心里不由得一动,不知道她会倒向哪一边儿,不会是也帮着黎诗诗吧,就她们两个那伶牙俐齿的,我跟一个小墨墨不是要情等着吃亏吗。

    我跟你们说啊,咱们换寝室就对了,听他们说咱们原先住的那个寝室里曾经有个女学生跳楼摔死了。聂苑西一脸神秘地对我们说着。

    被放开的童女一站起来不仅没有向着我说话,反而为屠花姥姥辩解着,这让我的心里不由得一惊,眼睛瞟着那个童子,真怕他变了心思,也倒向了屠花姥姥那一边去,那我可就要倒霉了。

    那是她需要你们,有一天她不需要你们了,你们就成了一堆的废纸了。我板起了脸,对她喝道。

    我心里想着她怎么这么笨呢,连现在是哪一伙儿的都分不清楚了,她可是我的替身啊,她哪一点儿象我了,我有这样白痴吗。

    你不用再挑拨了,我之所以放过你,那是因为我知道,姥姥有了你,这个丫头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她会真的替你去阴司那里报到的,到那时,她就会化成乌有。童子说着瞄了一眼那个童女。

    原来他早就看穿我的心思了,我的脸不由得一阵阵地发烫,可在心里不由得叹服了,没有想到连纸扎的人都是有感情的,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个童子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边正和屠花姥姥打得难分难解的大和尚忽然向外一跳,从腰间取出一个小葫芦来,一甩手丢向了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个葫芦已经撞到了我的怀里,我一把将葫芦抱住,不解地看着大和尚,虽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用意,却知道这个葫芦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大和尚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就又去迎战已经扑过来的屠花姥姥了。

    那对童男童女看着我手里的葫芦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那贪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怀里的葫芦,让人不能不感到一种从骨头里向外浸的恐惧。

    我用那只空着的手,将葫芦紧紧地抓住,眼睛盯着他们两个,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就向那葫芦的嘴上摸去,心里还祈祷着,在我打开葫芦之前,他们可别冲过来啊。

    可是我想错了,想得是大错特错了,就在我拿着手机的那只手的大姆指和食指捏到葫芦嘴上的塞子时,他们已经扑了过来。

    看来这宝贝的吸引力可是够大的,刚才他们流露出的那点儿温情,现在是一扫而光,有的只是他们眼里那热挥之不去的贪婪。

    我慌忙中用胳膊肘儿向外一挡,也不知道他们从我的手里抢了什么东西去,反正我紧抓着葫芦的那只手向另一个方向闪去,只听得嘭的一声,葫芦是口向下倒了起来。

    一团团的烟雾从葫芦里是涌了出来,伴随着一声声的怪叫,那些烟雾向四周散开,直到那些怪叫声远去,我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