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8章 我非情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家是卖古董的,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你这算什么啊,只是,我表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在他身边?黎诗诗对我瞄了一眼,装成很随便地样子。

    怎么,李笑晨没跟她说啊,这家伙回学校以后还没给黎诗诗打电话吗,他可真有种,这样大的事情就自己扛了,不,他应该会通知他老爸的,我在心里说着。

    可没有人跟她说,她怎么知道我在李笑晨的身边的,她有千里眼,还是千里追风耳呀。

    见我一脸的狐疑,她倒是嘻嘻地笑了起来,看着她笑得那样的邪恶,我的心里不由得有点不自在,她不会是想到别处去了吧,一想到昨天吃饭时,见到李笑晨,她那一脸的娇羞,我心里真是后怕啊。

    这刚到学校,再来一个情敌,是真的还好,可我冤枉啊,这事儿能说得清楚吗!

    你想什么呢,我跟你说,我一大早出了寝室我还没把话说完,就听到宿舍楼下有人鬼哭狼嚎地喊我,那声音是那样的耳熟,这分明就是李笑晨啊。

    快去吧,我们两个有血缘关系,谈不成恋爱的,不过当我嫂子可没那么容易的,以后想要自由,你得先跟我处好关系!黎诗诗一脸嫉妒地看着我,两颊又泛起了绯红。

    我去,你行是不行啊,这是威胁吗,就你那表哥,胖得跟那什么似的,也能入姐的法眼,你搞错没有!

    本来还想解释再一下,可听到楼下李笑晨那已经变成了发怒的狮子般的吼声,我还是闭上了嘴。

    我坐在车的后排,还惦记着弘语上人脚边的大书包呢,一心想知道那里到底装了什么宝贝。

    可他却警告我,白得个师父已经是很便宜我了,要求别太多了。

    我这是得了什么便宜啊,不过就是想看看他的书包里到底有什么嘛,也值得他这样的说我,我委屈啊,不仅是委屈他不让我看书包里的东西,更是委屈他竟然欺骗我,我都叫了师父啊。

    看我小就可以欺负我吗,看我怎么报复你,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我在心里暗自打着主意,却没有再跟他闹,也知道闹也没有用,他是不会让我看那个书包的。

    你确定能把那个叫李雨迟的鬼摆平吗?我不信任地问。

    摆平,这个我还不能,只能先让他安静地等一下,等到他的尸体被打捞上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能决定怎么办。弘语上人从车的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对我说。

    什么,他不行啊,那还大张声势地带着我去学校,他这不是找着让人耻笑吗。

    见我一脸的不悦,弘语上人回头瞄了我一眼,又转过去继续开着他的车,嘴里竟然还哼起了歌来,这不是故意地气我吗。

    我向后一仰也不理他了,你不是气我吗,姐偏不生气,姐不理你了,这行吧。

    你不在公寓里住了?见我不理他,他倒是来理我的,这人,也真够那什么的,那个难听的字我就不说出来了,反正大家都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字。

    明天开始就军训了,不方便。我爱搭不理地对他说。

    也是,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学校外面住,你家里人也能放心?他试探性地问我。

    那有什么,只要没有鬼,我住得挺好的。连这点儿独立性都没有,那还是我吗,老爸老妈可是经常有事把一个人扔在家里的,胆子早就练出来了。

    可寝室也不安静啊,这回那几个女孩子可是借了你的光了。弘语上人笑着说。

    借却我的光,哈,可是他也不想一想,要是他们不破那个关,至于有这些事情吗。

    可转念一想,现在已经这样了,说什么也都晚了呀,还是跟他好好说一说,让他把那个叫李雨迟的鬼给弄走,我们也好安静地过日子。

    想到这时我的脸上硬挤出笑来,对他说起了好话,反正就是先恭维一下,然后,让他把事情办好。

    你还惦记着我的背包呢吧?见我讨好他,倒露出一脸嘲讽的笑来。

    谁稀罕啊,不就一破书包吗。我瞟了他一眼,真是的,连我的用意都没弄明白,还在那里自作聪明呢。

    不是我不让你看,你身上的阴气太重,这个背包里的东西你不能动。他一脸紧张,唯恐我动他的那个大书包。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的阴气重,我又没阴你,你说这个干什么?我蛮不讲理地对他嚷嚷着。

    他倒是大笑了起来,用手又拍了拍他那个大书包,一把方向盘,随着大路转了个弯儿,正想对我解释一下,却不想前面忽然冲出一辆红色的越野来,他急忙一打舵,与那越野是擦身而过。

    而那个越野被刮了片漆下来,冲出去没多远就转了回来,弘语上人也只得靠边停了车,下去跟人家理论一翻。

    交通法我是一窍不通,交通规则我当然也是一点儿不懂,到底是谁的错,我是一点也不明白。

    只看着他下了车,我自己坐在那里看热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