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55章 与鬼聊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他知道不知道,他说的话,姐可不是醒来之后才忘记的,是他直接把我催眠了,那睡来后还能记得什么啊。

    我怕他再将我就得睡着了,便迅速地打开灯,取了纸和笔来,想将他说的事情记下来再说。

    可我手里拿着纸和笔的时候才发现,开灯之后,他的身影我是看不到的。

    这回我无奈了,难道这是想锻炼我黑暗中的记录能力吗,姐不是间谍,没有特工那两下子,如果是这样写下来的东西,姐可不能保证有人能得得明白写了些什么。

    当我又关了灯,坐在床上,对着他那矫健的身影发呆时,他倒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本来我师父也想问你一些问题呢,可是我一睡醒,你说的话就全都忘记了。我嘟着嘴,一脸的失落。

    那现在你精神一点儿,把我说的话记在脑子里就行了。李雨迟毫不介意地对我说。

    精神一点儿,姐不是脑子不好使,是他的催眠太厉害了,记姐听着他的声音就想睡觉,而且一觉本来,根本就想不起来他说了些什么。

    我一听到你的声音就会犯困。我再也不想婉转地跟他辩解了,直接告诉他,让他打消这个念头,我好继续休息。

    那是你没听习惯,你要是听习惯了,就不会有什么反应了。李雨迟冷静的声音,让我感觉他无论说什么都是对的,完全没有了反驳的意念。

    好了,现在,你开始注意力集中,听我发出的声音。说着他竟然轻轻地喝了两句。

    我根本就听不明白他在唱什么,象是歌曲,又很象是什么地方的小调,却是很柔,很飘渺,象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让人听着有种悠然自得的感觉。

    你唱的是戏曲吧?我打了个哈欠问他。

    是云南的昆曲。李雨迟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唱,不是要跟我说事情的吗?我的困意又来了,两只眼睛也不停地上下打着架。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唱给你听。李雨迟那有着魔性般的声音让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他还就想唱给我听,难道那是情歌吗,就算是情歌,我又不是他的情妹妹,为什么要唱给我听啊。

    我嘴里嘟囔着,又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可没等我开始做那春秋大梦,就又被一阵刺骨的寒意给弄醒了。

    在我的潜意识里,这就是他搞的,他竟然敢对姐如此的无理,当姐是好欺负的吗。

    我的眼睛还没有完全地睁开就对着他吼了起来:你丫的到底要做什么,姐困得要死了。

    可传进我耳朵里那魔性十足的男中音却还是那样的温和:我要你帮我在阳间做点儿事情,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白做的,我会在这边的世界里保护你。

    这回我听明白了,他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呢,可我相信,如果不是他搞鬼,姐是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我没好气地对着他吼着:谁要你的保护,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的声音是大了一点儿,可我一点儿也没感觉到这有什么过份的地方,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嘛,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总是见到鬼。

    你现在虽然在阴阳之间穿行不开心,可是你知道吗,如果不是那天遇到了我,你也不会活下来。李雨迟一字一顿地对我说着。

    从阿奇新开的饭店回来,我见到了那个开鬼店的小孩子,虽然吓得我六神无主,可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不会在那里再开什么鬼店了,这样那家饭店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古怪了。

    只是我心里奇怪,这个小鬼头怎么就想开了,不再在那里做怪了。

    就在这时,只听他又对我说:我知道,是你让一直跟着你的那个人帮我将害我的人送到我那里去做帮工的,我已经解气了,所以,现在我打算再次回到我妈妈的身边,做他真正的宝宝,大姐姐,谢谢你。

    说完,那个小孩子说着就咯咯笑着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让一直跟着我的人去帮他,我让谁去了,我可是什么也没有做啊,他这不是谢错人了吗,这是哪一个做了好事不留名,还把功劳记在了我的身上。

    本想再问问那个小孩子,可是他已经不见了踪影,我站在那里,脑海里这通翻腾,不知道还有谁能有这样为我做远期。

    这个小孩子所说的出气只怕是有关那个饭店老板和那个娇艳的女人的事情,他们两个人现在又怎么样了呢,在我的感觉当中,他们应该是已经死了,可是关系在人命的事情。

    我是越想越害怕,不知道那个帮着小孩儿出气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会不会哪一天来了气,把姐也给送进地府里去领口粮了。

    想到这里,我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阿奇的电话号码:喂,阿奇吗?

    对方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对,是我,你是刘可儿吧?

    我犹豫着问道:嗯,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