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322章 屠花来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你是用什么办法来让我的小葫芦失灵的呢,你这是得了什么宝贝了?我好奇地看着她,想知道她这是怎么做到的。

    那当然是我你这是想知道我用了什么宝贝,好想办法来对付我是不是,我才不告诉你呢。屠花婆婆大喊着,那团花里的脸猛地向后退去,空中飘舞的花瓣在那团花周围转动着。

    你可真小气,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告诉你,你要的阴阳双石从我这里你是拿不到的,你应该去找你的赤心子问问,也许那两块石头就在他的手里。我挑拨离间地对她说,想着一个心智迷乱的人,应该会好骗一些。

    你撒谎,赤心子说了,石头就在你的手里,你还是老实一点儿,把它们带上,跟我走。屠花婆婆说着,那团花猛地缩了回去,她的脸正常了,可是手却又随着一团花伸了过来,那意思是来捉我。

    我吓得连忙后退,这回我可是退回到屋子里去了,可那手却跟着飞了进来,就象预定了目标一样,紧跟着我不放。

    玉犼,你还在看着吗?李雨迟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说来也怪了,我可是正在后退的,他竟然还在我的身后。

    我手里的玉犼听到他的声音,猛地向前一蹿,冲出了我的手心,躲过那只还在追着我的花团里的手,冲到了门外,对着空中的屠花婆婆大吼一声。

    这一声吼,可是惊天动地,我感觉到这屋子里的地都颤动了,真跟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差不多。

    玉犼,你这个丫头竟然有一只玉犼,可这不是菩萨的坐骑吗,怎么会在你这里?屠花婆婆惊恐地叫了起来。

    坐着黑衣阴司的鬼车回到弘语上人的家里,一进门就见到怪里怪气的王吉王真人,只是他平时也爱开玩笑,这时并没有察觉到他哪里奇怪。

    等我进了客厅,见到那一屋子的鲜花时,马上就傻眼了,这是谁啊,会送这样多的鲜花来,而且我们走的时候还没有送来,这是半夜送来的吗!

    一屋子的人都在抱怨我将玉犼带了回来,就连小蛇也怪我把个害人的妖怪带了回来,此这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只当他们这是害怕玉犼伤害到他们自己。

    这时李雨迟象是感觉到什么,他让我去将门打开,他的话一向都是有道理的,我马上将门打开,连通往院子的门也被我打开了。

    一阵奇异的香风吹来,我打了个哆嗦,头脑一下了清醒了许多,我明白这屋子里不对劲了,它些人有可能被这些奇怪的花带来的香气给迷惑了。

    这是什么鬼?我惊叫起来。

    他们已经被花香迷住了。随着一阵疯狂的大笑,空中飘下几片花瓣,屠花婆婆出现在夜色之中,她那花舆在空中飘动着,充满了妖魅之气。

    屠花婆婆!我惊叫起来。

    小姑娘,你还认识我,好久不见了,你一向可好,还没有被那些鬼怪给捉去,你的命也是够大的了。屠花婆婆说着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是那样的邪恶,让人不禁战栗。

    我扭头对着屋子里喊着,告诉他们有危险了,让他们快点儿出来把这个老妖婆捉起来,可是屋子里一片的寂静,并没有人理我,连一向多嘴的小蛇也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李雨迟,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你能对付得了这个老妖婆吗?我怯懦地问死鬼李雨迟。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我,李雨迟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原来这里只有我自己,这回我是要孤军奋战了。

    屠花婆婆乐得是前仰后合的,她得意地告诉我,这里的每一个生灵都已经被她的鲜花迷惑,已经进入了沉睡之中,想要找帮手,我是痴心妄想。

    每一个生灵都进入了沉睡之中,可是,死鬼李雨迟能算得上是生灵吗,他明明就一魂魄好不好,他这也是沉睡了吗,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因为我知道屠花婆婆的本事,只凭我一个人的力量,那是无论如何都赶不走她的,今天姐大概要挂了。

    一抹浓烈的香气从空中飘来,屠花婆婆那浓艳的,却满是皱纹的脸在一团大花里向我的面前伸了过来,她这是什么招数,以前没见她能把自己的面孔随着花朵送到别人的面前,现在这是又有新本事了吗,我不由得惊慌地向后退了退。

    小奶娘,你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侍女,怎么样,是我还着你走,还是你自己跟着我走。屠花婆婆说着又笑了起来,那血红的大嘴象是在浮沾满了鲜血一般恐怖。

    不是吧,婆婆,你老公还没把你带回去吗,你也太不体恤人了,他在黄泉路上可是等了你三百年,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动心呢,难道你没长心吗?我故意拖延着时间,想让屋子里的人被这吹进屋子的凉风吹醒,我也好有个帮手。

    你这个傻丫头,我修炼了上千年,而他却只等了我三百年,你觉得这对劲吗?说着她又狂笑不止,这笑声比那张脸还吓人。

    不是说,不同的世界,时间也会有差异吗?我连连地后退,却强装着镇定,一脸困惑地看着她。

    你说得不错,不过我可不只是因为时间上的不同,我本来就不是那个老家伙的妻子,我是花姑子的前世,我以我的修炼,不仅占据了来生的力量,还夺得了前世的能力,那个老家伙在我的那一世迷惑了我的心志,让我成了他的妻子,其实,我本来是赤心子的妻子,我们有两世的情缘,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我与赤心子还会有着第三世的缘分,这都怪那个老家伙,是他破坏了我们,我没有找他算帐就已经很仁义了,还说什么黄泉路上相等三百年,那只是骗人的把戏。屠花婆婆抓狂地对我大吼着,那样子是恨透了那位老者王时飞。

    赤心子这是给你吃了什么东西,让人入了魔了,他、他不会把你弄得疯了吧?我感觉到屠花婆婆不对劲,她现在的状态比见到她老伴时还要糟糕。

    不,赤心子怎么会害我,是那个老家伙害了我,小姑娘,你本来就是我的侍女,带着我给你的阴阳双石,跟我回去。她说着又大叫起来,那歇斯底里的样子让人无法相信此时她还是一个正常人。

    你给我的阴阳双石,可那是无生老祖偷偷在阴界修炼的啊?我好奇地反问着,心里却在琢磨这会不会是真的,也许那两块石头真的是这个发了疯的婆婆在阴界修炼的。

    什么无生老祖,那是我的石头,是我与赤心子青梅竹马时,在河边拾到的石着,我们两个做为定情的信物,一直到我们成亲时,放在了一起,你快把那两块石头还给我,我的赤心子还在等着我回呢。屠花婆婆的一翻话,让我更加确定屠花婆婆已经被那个什么赤心子给迷惑了,他这是在利用屠花婆婆来找阴阳双石呢。

    那两块石头啊,我已经扔了呀。我装做为难地对她说,心里却飞过无数句脏话,骂那个赤心子,有这样给别人戴绿帽子的吗,要是哪一天, 屠花婆婆清醒了,一定会恨死他了。

    你骗谁,还不快一点儿交出来,再不交出来,我会连这一屋子的人都变成花中的奴隶。屠花婆婆大叫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