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707章 我的生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知道什么,这料我都是有数的,能出多少烧烤我还不知道吗,这一个星期了,总是没烤多少就没有了。秦锋的脸色铁青,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可是,我是怎么烤的你也看到了,我也没浪费,我也不知道,东西怎么一用就没。小厨师委屈地看着秦锋。

    看这情景,备料是被人给偷了,但是我却清楚,并不一定就是被偷了,更可能是出了其它的事情。

    想起来今天刘笑笑老公找过我,说什么都不想让刘笑笑在这里做事情,看他那坚决的样子,我的心凉了,这不会是店里又开始发生那些千奇百怪的事情了吧。

    我站起来就向后厨走,说我要去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了成精的大老鼠,那个小厨师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也说是可能有什么东西在偷那些配料。

    秦锋对着他的背影吼道:你说什么东西会偷佐料吃!

    李笑晨低低的声音附和着:还偷辣椒。

    我差一点儿被他们两个说得笑出声来,这两个家伙只知道坐在那里训小厨师,也不自己去查看一下什么状况。

    折腾了一夜,回到了寝室实在是累坏了,聂苑西和王墨吵着问我黎诗诗在哪里,我早已经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寝室里只有我自己,想想刚才做的那个梦,心里还在乱跳,出了寝室楼,来到街上时,正看到黎诗诗在路边发宣传单,这情景,除了没看到屠花婆婆和那个纸扎的童女之外,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抬头看着天空,真怕那位四外捣乱的屠花婆婆出现在空中,虽然乾坤朗朗,红日当空,我的心里却一点儿底也没有。

    一阵花雨从天而降,那鲜艳的花瓣让我眯起了眼睛,如痴如醉地飞舞着的花瓣在我的四周落了下来,我没有一点儿浪漫的惊喜,反而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仿佛屠花婆婆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正对着我放声大笑。

    刘可儿,你真是一点儿情趣也没有,这么浪漫的情景,你还傻站在那里看天。黎诗诗那尖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打了个寒颤清醒过来。

    可儿,生日快乐。聂苑西和王墨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对我喊着。

    生日,我的生日除了我父母之外就只有我知道,他们这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今天这是几号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他们几个也不容我说话,拽着我就向店里走,在第一个包间里,挂满了气球和彩带,好多同学也在这里,看来他们这是早有准备啊。

    刘笑笑带着服务员们将菜端了上来,一时间包间里热闹起来,看着这情景,我感到得都快要哭了,姐这时能不能告诉他们,户籍登记的那个日期绝对不是姐的生日。

    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悄悄地对我说,不怕被打死,我尽管说好了,我不由得笑了,是啊,现在说这不是我的生日,不被打死那才怪。

    今天店里的生意也特别地好,秦锋把这归结于昨天他做的好梦,他说昨天他家的保家仙儿来了。

    我当时都要笑抽了,那哪里是他家的保家仙,分明是两只成了精的老鼠,而且还是嘴馋的那种。

    刘笑笑在店里帮了一天的忙,说这家店太兴旺了,不仅地段好,而且店里的菜做得也好,只要能顺利地做下去,一定能赚到钱。

    看着她那两只闪动着泪光的眼睛,我这心象是被针扎了一样的难受,在我的内心深处总是那么一种愧疚,感觉她之所以会破产,会落到今天的地步,那都是因为我造成的。

    我们一直玩到晚上,秦锋又在门外放起了烟花,这让我们店里更加热闹了,随之而来的客人也特别的多,不仅是学校的学生,就是附近的居民也有不少过来的。

    看到关寝的时间快到了,秦锋催我带着同学们回寝室,这里有刘笑笑带着一班服务员就已经够用了。

    见秦锋这样的坚决,我带着同学们回学校了,临走时还叮嘱秦锋照顾一下刘笑笑,别让她太累了。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秦锋经常招呼刘笑笑到店里帮忙,他说会给刘笑笑报酬的,我感觉这样也好,如果在这里做得久了,说不准刘笑笑就不会再去养小鬼,做她那份生意,她做那种生意,一直让我担心。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刘笑笑到饭店帮忙,给我送来的货仍然不少,而且是按时按点,不会差多一会儿。

    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忙过来的,一身兼两职,却从来不耽误,就在我感叹刘笑笑的本事时,死鬼李雨迟却幽幽地告诉我,他说刘笑笑正在利用邪术。

    这让人不能相信,难道他还会使用分身术吗,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的邪术,就算有邪术,看看秦锋,中了巫马星辰老爸降头的时候,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现在不是又东山再起吗。

    然而,没过多久,刘笑笑的老公找到了我,这让我很意外,他很少来找我说事情的,除非是刘笑笑出了什么事情。

    一见到他,我就有点儿晕,一身的西装革履,现在这个时代,哪里还有多少人会这样的打扮,怎么看都象是哪家公司的工作服。

    见我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他自己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笑着对我说:我现在在一家私企上班,这是工作装。

    我释怀地笑了起来:我就说吗,你穿得这样正式,让人看着很奇怪。

    他自己点了杯咖啡,给我点了杯奶茶,我坐在他的对面问他找我什么事情,问他的时候,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唯恐会漏掉什么。

    他却低下头,想了很久,这才低声地问我,这一阵子,秦锋是不是让刘笑笑去烧烤店里帮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