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604章 殃及四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什么节奏,是她到我们家里去偷柴禾,她这怎么还变成有理的人了,我是不是见鬼见得太多,什么怪事都会发生。

    就在她从我的身边路过的时候,我闻到她的身上飘来一股浓烈的花香,不错,那正是牡丹花的香气,我不由得一楞,想问她时她已经走开了,头也不回,根本就不想搭理我。

    这时我家那边传来一阵的嘈杂声,象是有我老妈的声音,我忙向家里跑去,远远的就看到我那辆海蓝色七座豪华征程被开了出来,而我老妈却站在一旁无奈地看着。

    红色的路虎3x就停在离我家不远的路边,见我那辆征程已经启动,便也启动车子,看样子,这是开着路虎来取我的征程来了啊。

    我忙向前跑,那征程可是有问题的车,我都不敢轻易开,那家伙竟然开着车来取,他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死鬼李雨迟却在玉蝉里喊我,让我不要去追,追也追不回来,这就是人的命,谁也管不了的。

    我哪里肯听他的,要是让那个人把车开走了,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我总不能眼看着不管啊,那可是鬼车哎!很有可能出人命的好不好。

    见我一边喊一边向车这边跑,两辆车都加快了速度,从我的视线里冲了出去,好多人站在我家门口看热闹,他们看看车,又看看我,象是在说些什么。

    因为我们隔壁那家邻居的猪圈还没有修好,此时村里很多人都在这里,这回他们一天看到了两个热闹,可是有了话题了,一个个说得那叫一个热闹。

    我老妈离开人群迎了过来,一把将我拽到了一边,低声地对我说:宝贝姑娘,你那车顶了十万的债呢,咱合算的,不追了啊,等妈以后有钱了,给你再买,咱难买个更好的。

    我知道我老妈疼我,可我不是心疼那辆车,我是怕他开着那辆鬼车会出事儿,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我会良心不安的。

    可是这话却没有办法跟我老妈说,说了她也不会相信啊,我只得找个空儿给弘语上人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的经过,想找到那个开我车的人,警告他那辆车开是先不开为好。

    弘语上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对我说:可儿,这个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事情,现在被无生老祖弄得阴阳两界已经够乱了,我们不好再改天命,这样只会是乱上加乱。

    这时听到吕连盛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师父,是不是可儿,要是她,你告诉她,给黑衣阴司阴司烧一辆车去,让黑衣阴司再弄一辆送到阳间来。

    我听吕连盛说得好象有道理,心里一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弘语上人的呵斥声:你给我闭嘴!

    可是,弘语上人说完这五个字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我问死鬼李雨迟,吕连盛的主意是不是行得通,李雨迟却苦笑起来,他哪里知道这些,他不过就一个失去记忆的鬼而已。

    天擦黑的时候,邻居家的猪圈已经修整好了,猪也都赶进了圈里,邻居家摆了两桌酒席,算是答谢大家帮忙。

    我家虽然没有人出力,可是就住在隔壁,也得过去凑个热闹,我老妈当仁不让地丢下我和我老爸自己去热闹了。

    巫马星辰和叶雨才不管熟悉不熟悉,他们两个谁也没问,就带了**酒跑去道贺了。

    我老爸让我也过去看看,可是我哪里放心啊,天下也只有我老妈的心才会那么大,我老爸这可是才醒过来没两天啊,她连晚饭都没做就跑了。

    我叫了外卖,在家里等着,老爸却心宽得很,在那里跟我说着开首饰店会赚钱的事情,他在那里算计着黄金的价格,这些我是一窍不通,他说着,我只答应着。

    外卖小哥到的时候是一脸的惶恐,我还没有问他这是在路上看到什么了,他自己已经说起来了,看着他那激动的劲就知道他受的刺激不小。

    在通往山里的岔道上出车祸了,两辆车被一辆载重货车给撞了,都撞得不成样子了,连里面的人都看不清楚了

    听着他那发抖的声音,我老爸让我去给这位小哥倒杯热水来,这么冷的天,他又这么激动,得让他先平静一下再走。

    外卖小哥大概也明白我老爸的意思,两只手捧着水杯,还在那里哆嗦着,看来当时的情景一定很惨烈。

    这时那个王二驴又跑了来,一进来就喊着:刘哥,你家被拖走的那辆征程出车祸了,我却,那叫一个惨,我就说了,这缺德的人没好报,人家都这样了,有人给辆车,听着信儿就来抢,他不撞车谁撞车。

    外卖小哥听到这话,打了一个激灵,手里的水杯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忙道歉,问水杯多少钱,他好赔给我们。

    我拉了把椅子让他坐下,一个水杯能多少钱,怎么会让他赔,他却说什么也不肯坐,扔下十块钱就向外跑。

    我忙追了出去,他跑这么远,怎么能收他的钱呢,再说一个水杯也值不了十块钱:你快拿回去吧,等下次我们再点外卖,你给我们送来就行了。

    我说着将钱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一股阴冷的感觉从他的口袋里透了出来,我不由得一哆嗦,手一下子缩了回来。

    你口袋里装了什么东西?我喊住他。

    巫马星辰带回来外卖,我们一家人算是对付了一顿饭,这时的饭已经算不上早饭了,可是离午饭的时间又太早,也不知道这是一顿什么饭了。

    就在那个赌徒王二驴出去之后不久,外面传来我老妈的喊声,我带回来那盆牡丹花不见了。

    在别人看来,那可是一盆很珍贵的花,而在我看来,那花可是招惹是非的冤家,而它被人搬走,却是另一回事,那里面还躲着一个快成仙儿的妖怪呢。

    听到喊声我忙走了出来,看到大厅里放置牡丹花的地方已经空在那里,地上只留下一眼泥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