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467章 天地两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默默地伸着手,轻轻地将那罗盘接在了手里,我抬眼看着吕连盛,感觉到很是不好意思,他那样想要,可是这个罗盘却偏偏到了我的手里。

    可儿,别动贪念。黑衣阴司见罗盘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忙对我叮嘱着。

    不动贪念,可是姐的贪心那可是很重的。我睁大眼睛看着手里的罗盘,大声地宣布着。

    可儿,把它还给黑衣阴司,这不是我们这样的能控制得了的东西。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对我喊着。

    可儿,我可以帮你控制这个东西。胡家那位仙儿却大言不惭地对我说。

    不用说,这回李雨迟和那位仙儿又扛上了,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不要紧,我却没了主张。

    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是想着将手里的罗盘还给黑衣阴司的,可是罗盘在手里,却说什么也不想送出去。

    可儿,看着你的这位师兄,你还敢将手里的东西留下吗,可儿,你快点把它还给人家,要不然,你就是第二个吕连盛。弘语上人急得什么似的。

    我并没有去看吕连盛,吕连盛的样子我不用看也已经记在心里了,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穿黑衣的人。

    那个人低着头,并看不清楚他的脸,可是我却清楚地看着他那硕大的身体向地上裂开的门飞了过去。

    直到那个人消失在地上裂开的门时,我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从这个家伙的衣着来看,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无生老祖的手下。

    地上的石门隆隆地关上时,我将手里的罗盘向黑衣阴司扔了过去,我现在能够明白为什么当初弘语上人不是将罗盘递给黑衣阴司,而是扔过去的。

    这东西在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引力,让你实在是不想让它离开自己的手心,如果不是这样果断地扔出去,那是说什么也舍不得递到别人手里的。

    黑衣阴司手里托着那个罗盘呵呵地笑了起来,我不由得看了他一眼,问他这是在笑什么,是不是也象吕连盛和李雨迟那样要开始抓狂了。

    我一个没有**的鬼,还有什么可以抓狂的。黑衣阴司说着将那个罗盘举了起来。

    可是李雨迟不也是一个没有**的鬼吗,你刚才都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你可以控制这个罗盘,而李雨迟却心神都乱了。我还是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眨着眼睛问黑衣阴司。

    呵呵,天机是不能泄漏的,可儿,我就更不会泄漏了。黑衣阴司说着手里举着那个罗盘走到了墓室的中心。

    我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刚才那里可是开过一个石板门的,他站到那上面去做什么,难道是想让自己从那个门里掉下去吗。

    黑衣阴司根本就没有理我,而是举着那个罗盘在那里嘀咕着些什么,没一会儿,隆隆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真就象我想象的那样,石板在黑衣阴司的脚下裂开,而他却并没有就掉下去,他那一身的黑色浮向了空中。

    我这才明白,人和鬼真的是不一样的,人就会掉下去,而鬼,却完全可以浮起来。

    就在我惊讶于黑衣阴司浮地空中的时候,我看到他头顶的那扇石板也动了起来,而他手里的罗盘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齐有两扇石门打开,看来他还真是已经懂得怎么使用这个罗盘了,只是不知道上面那一位会不会掉下来,我还真是为那位随莫族的国师担心呢。

    当上面的门打开时,正与下面的那个门相对,在它们之间形成了一道光柱,黑衣阴司在这道光柱之中飘浮着,这让我惊讶得楞在那里不能动了。

    那,那是什么?吕连盛也惊讶地叫了起来。

    别吵。弘语上人低声对吕连盛说着。

    从上面传来一个古老的声音,可是我听得出来,那正是随莫族国师的声音:你终于来了,我在这里等了很久,现在,你可以带我走了,我好累啊,在这里不生不死,我一点儿乐趣也没有。

    黑衣阴司对着空中喊道:跟我走了,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去。

    这时下面传来一个很低沉的声音:可是,我还没到应该跟你走的时候啊,我可不想跟着你去。

    黑衣阴司呵呵地笑了起来:你不想跟我走吗,你当你现在还是一个活着的人?那只是你的意念还在,你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那个声音却吼了起来:你不用花言巧语地欺骗我,我怎么会上你的当,我在这里虽然已经很久了,可是我并没有死,我还活着。

    空中传来随莫族国师的声音:在一个没空气,没有水,更不用提食物的地方,你有多大的修行,还会活着啊?

    下面那个声音却激动起来:什么,怎么会没有空气,没有水,我在这里呼吸自如,我修行了几十年,几年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的,你不用在那里吓我,如果这里不能话,那么,你早就已经死了,还在那里吵着什么好累。

    呵呵,你是想跟我比一下吗,我的确是在不呼吸、不吃喝的环境里生存了下来,可是这生存比死亡更回可怕啊,现在,我宁愿放弃我的修行,到阴间去再入轮回,那怕来生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那位国师说得好诚恳。

    不,你这个老疯子,你当再入转回你就可以解脱了吗,你会背着你的过去,被那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命运纠缠着,那才叫生不如死,而且,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那样的折磨。地下的那个声音高叫着,他的声音由低沉变得悲凄,听得人心里毛毛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