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476章 仙儿不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弘语上人不由得笑了,没修好还能成仙儿,这仙道是不是也太简单了一点儿。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远处又传来沉重的声音,这回死鬼李雨迟连出去看看都没有去,就在那里喊着:鬼蟒!

    他这一声喊不要紧,我们几个都不作声了,只在那里静静地听着,果然,从声音上听,还真挺象是鬼蟒的。

    我不由得默默地将手伸向了腰间,这回不用胡家那位仙儿说话,我是应该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了。

    一只大手按在了我的手上,弘语上人若有所思地竖着耳朵听着,低低的声音对我说:且慢。

    我们在行进当中,踩到了鬼蟒流在地上的血,我和弘语上人的脚步变得异常沉重,我想让黑衣阴司给我弄双鞋来,这样走路太费劲了,半天也迈不出一步去。

    黑衣阴司还真就走了,可是我们在这里却犯了难,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路,而且每迈一步都要好半天。

    这时又听到有声音传来,我们不由得都慌了,当死鬼李雨迟打探回来,说又是一条鬼蟒向我们这里来了,我们便没有那么怕了。

    鬼蟒的头儿都被伏魔宝剑给斩了,再来一条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对于我们来说,杀一条也是惹祸,杀一堆也是惹祸,还怕个什么劲儿啊。

    伏魔宝剑放了出去,还真是立竿见影,马上传来鬼蟒的吼声,弘语上人将我紧紧地护在怀里,他用自己的大衣将自己的头挡了个严实。

    就在我爬在弘语上人的怀里,什么也看不清楚的时候,我听到鬼王的喊声,他说鬼蟒的血还真是有毒。

    只这一句话,吓得我魂也要飞了,他这是被鬼蟒的血溅到哪里了?

    当弘语上人将我放开的时候,我马上去看鬼王伤到哪里了,可是当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时,我不由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是好端端地坐在那里。

    你没事乱喊什么,吓死我了。我生气地对鬼王说。

    不是我乱喊啊,你看看你的脚下。鬼王指着我的脚下。

    我低头看去,只见一只小老鼠就躺在离我不远处的暗绿色血泊中,那龇牙咧嘴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感觉到痛苦。

    一只毛绒绒的黑色小脑袋从我的大衣里探出头来,对着那只死老鼠咂了咂嘴,又一下子将头缩了里去。

    我吓得差一点儿将它从衣服里擞出去,反应过来后对着大衣里的那位大骂起来:你怎么跑到我的衣服里来了?

    死鬼李雨迟悠悠地来了一句:它就是一个混蛋,活该被打回原形。

    他这恶毒的话听起来很是扎耳,我不由得对李雨迟说:你不喜欢他,也不到这样损他吧。

    我损他!李雨迟大喊了越来:他刚才躲到你身上的时候,完全可以将那只小老鼠也带到你身上去,可是他却自己逃了,我骂他是混蛋还有错吗?

    李雨迟说得是振振有词,可是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越来了,什么,将一只小老鼠带到我身上来,他是怎么想的。

    胡家那位仙儿也笑了越来,他当然是以我为理由来回敬李雨迟,可是李雨迟却怎么也不肯原谅他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跟他又吵了越来。

    我真心的无奈了,他们两个总是这样吵,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一点儿,真是让人心烦啊。

    弘语上人也站到了鬼王轮椅的脚踏板上,他让鬼王试试能不能将轮椅开越来,这下我们三个都会心地笑了,而李雨迟和胡家那位仙儿还在吵着,根本就没有听到我们在说些什么。

    当轮椅真的动起来之后,李雨迟忽然感觉到不对头,马上对我们喊了越来,原来是你这轮椅是纸糊的,再结实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的。

    鬼王一瞪眼睛:我们三个加一起也不顶不过一个大胖子,怎么就能把轮椅压坏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弘语上人的脚下就出去了清脆的响声,他也掉到了地上,脚下还踩着那个轮椅的脚踏板呢。

    我就说了,这轮椅是经不住你们这么多人的。死鬼李雨迟抱怨地对鬼王喊着。

    就是,还不顶一个大胖子,你们三个至少也要三百多斤,三百多斤那得多胖一个人啊。胡家那位仙儿也跟着凑热闹。

    行了,你们就别在那里吵了,不就少了一个脚踏板吗,又不碍事的。鬼王说着挥了挥手,那意思让这两位停下来别再说了。

    可是他想得太简单了,这两位,那真跟两个老婆婆差不多,那话叫一个多,而且两位这回将矛头都指向了鬼王。

    这让鬼王急了,他让我管管这两个家伙,要是不行,干脆就将他们两个扔出去,反正在这里,他们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你是在说那只狐狸吧,我可是一直都在帮忙的。死鬼李雨迟哈哈笑着说。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要是没有好主意,就别出声,这个时候,我们不缺说废话的。我对他们两个喊了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