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512章 好景不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两位现在除了宝藏之外,脑子里基本没有别的东西了,我真怕他们两个见面之后会自相残杀。

    我正想跟着吕连盛走,就听到鬼王喊了一声:那是什么?

    这时吕连盛已经走进了雾气里,我有心看看鬼王这是发现了什么,却又怕被吕连盛给丢下。

    我扭头看了他们一眼,见弘语上人正向火堆里走去,想着他们一定是发现了那两株彼岸花,那个我早就看到了,现在他们才发现,也算是太迟了一点儿。

    我快走几步跟在吕连盛的后面,彼岸花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十分的稀奇,可是对于我来说,一次次地冲到阴界去,这花也见过几次了,并不感到有什么可稀罕的。

    李雨迟在玉蝉里提醒我小心一点儿,他感觉我现在的路线有点儿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头来。

    在这片迷雾的森林里,就没有对劲的地方,他这感觉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反而让我着急的是,我现在竟然看不到吕连盛的身影了。

    李雨迟听我着急找吕连盛,不由得笑了:你担心他做什么,这么多年跟鬼神打交道,他们这些人有自己的办法,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好了。

    我不由得摇头了,我跟着他可不是怕他迷路,我是怕他找到王吉王真人后,两个人会相互伤害。

    李雨迟却对他们两个的所作所为并不上心,他现在所担心的是,我们象是又进入别人设下的一个局儿里。

    以前,认为这些都是无生老祖做的,虽然揣测他的目的不一定就对,可是也大概了解他的做事手段,可是现在,我们连这是在跟谁较劲都不知道,那是一头的雾水。

    我边走边问李雨迟:我怎么一直弄不明白,如果这里不是无生老祖布下的局儿,那阴阳双石为什么会在矫叔的棺材出现时消失,我怎么总觉得无生老祖和随莫族的那一起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李雨迟却茫然地对我说: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所知道的就是,现在那两个财迷心窍的家伙,正在拼命地寻找着那个魔头女王的宝藏,而这个宝藏到底存在不存在,谁也说不清楚。

    我皱了眉头,心里也犯起了疑问:要是这宝藏不存在,他们两个怎么会那么拼命呢,可是,他们两个又凭什么说这里就一定有宝藏,而且就在这附近的。

    我正说着,就看到雾气里隐隐地透出一点儿光来,那光很微弱,似有似无的样子,我不由得惊讶地问:那是什么?

    死鬼李雨迟也很奇怪,他让我小心一点儿,随后就对我说:你还是在这里站着吧,我先去看看。

    他这个建议我是非常赞同的,这里的情况这样的古怪,我也不想冒险,有他去看看,我还真是很放心的。

    一缕黑烟从我的面前飘去,没一会儿就听到死鬼李雨迟的声音:是一个小八卦盘,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听到他说那是一个小八卦盘,我不由得好奇地跑了过去,低头看时,雪地里还真就是一个小巧的八卦盘。

    这个小八卦盘是铜的,看上去是件老东西,不过上面的符号还是很清楚的,而且上面并没有锈迹,看起来应该是经常被人擦拭过的,所以远远的看去,有些反光。

    我从地上拾起那个小八卦盘,托在手心里看着,感觉上面象是有什么东西在动,仔细看去,却是一个水晶指针,我不由得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水晶指针很是清透,如果不是仔细地观看,就象是不存在一样,我惊讶地让死鬼李雨迟看。

    李雨迟扭过他那张鬼脸来瞄了一眼,忽然间大叫起来:这个怎么会在这里?

    我白了他一眼,虽然他只是一缕黑烟,我也是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这不是你刚才先看到的吗,怎么还问我。

    李雨迟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我刚才也只是看了一个大概,没敢仔细地瞧。

    丫的,他还跟姐耍滑头,怪不得他那么快就告诉我,这是一个小八卦,我恨得直咬牙,他却嘿嘿笑着:你怕我也怕啊,这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已经死了,不想死了也不得安生。

    死了也不得安生,他这就得安生了吗,真是的,不过就是帮我看一眼这是什么东西,他还至于这样,我嘟着嘴问他:这东西你以前见过?

    李雨迟笑了起来:这个,你没见过?

    我撇了撇嘴,小八卦盘,我当然是见过的,跟着弘语上人,这东西怎么会没有见过,只是这个小八卦盘有点儿特殊,上面有这么一个水晶指针,看上去很是奇怪。

    见我没说话,死鬼李雨迟一无内疚地对我说:这个,是我们勘探队里一个老人儿的东西,我也只见过那么两回,别的八卦盘只是刻着符号,只有他的,上面弄了个水晶指针,那时我还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他说是指方向的,可是,说什么也不告诉我是怎么用的。

    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更奇怪了,这是他们勘探队里的人的东西,可是,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们来西林河勘探过吗。

    我不由得问他,他们是什么时候来西林河勘探的,他却支支吾吾地说不上来,只说自从那次以后,他就一个人在森林里走,走了好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死了。

    这回又问到他的痛处了,他边说边伤心地哭了,大男人啊,竟然哭了,真是让我无语,我还能问下去吗,只能是安慰他几句,好让他安静下来。

    要不然,在这古怪的森林里,我就一个人单独行动,听着他这鬼哭,姐这神经再强大,也要崩溃了。

    好不容易让这个鬼魅停止了哭泣,我都感觉自己的眼睛里湿湿的,就跟刚哭过一样,心里这个难受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