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748章 捣毁魔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弘语上人家的大门在我们的面前徐徐打开,李雨迟坐在飞舆上飘在院子里的半空中,他那低低压下来的帽子挡住了他的半个脸,看不到他的眼睛,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儿,你回来了,你看,这里本来就应该是我们两个的家园,现在又回到了我们的手里,我已经得到了那个老妖婆的力量,在这里,我会与你一起修成正果,同做神仙。李雨迟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富有磁性,还是那样的悦耳动听,可是每一个字砸在我的心上都是那样的冰冷,冷得让人发抖。

    你怎么会和屠花婆婆一样,你也知道她以前做的都不对,为什么还要象她一样的去修炼,你也知道她有多邪恶,难道你也想变得跟她一样暴虐吗?我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着空中的李雨迟说道,我想让他清醒过来,象屠花婆婆那样修炼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和她一样修炼又怎么样,只要能成神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她能修炼,我当然也能,可儿,我们有九世的缘分,让我们一起修炼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李雨迟说得好真切,让人好感动,可是姐不想做什么神仙,能安安静静地做一个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神仙,谁爱做谁做去好了。

    你先告诉我,我师父怎么样了,他们几个人呢,不会还在屋子里吧?我将话题转到我担心的事情上来,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李雨迟还没有到丧心病狂得伤害弘语上人他们。

    弘语上人!他们几个能做什么,连我这个肉身都是我自己找回来的,如果不是屠花婆婆的力量,到现在,我的肉身还在河底呢。听到我提起弘语上人他们几个来,李雨迟气鼓鼓地喊了起来,就象他变成这样都是弘语上人他们的过错。

    你这是不是也太没良心了,你知道为了你,我们受了多少磨难,你现在不仅感恩戴德,还在这里报怨。我也急了,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什么,我要感恩戴德,我感谁的恩,他们去河里找我的肉身,也不是真的为我好,他们那是为了自己发财,现在你还要我对他们感恩戴德,笑话!李雨迟的声音让我的心里一阵颤抖,他这是真的变了吗,可是怎么会,他原来可是很善良的。

    一旁的秦锋懵了,看看空中的李雨迟又看看我,那错愕的表情让我不敢去直视:你们认识!

    秦锋不知道李雨迟原来是鬼,更不知道他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更不知道他和弘语上人他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让秦锋的脑子转不过弯儿来,而我真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才好,也没有时间向他解释这些。

    空中的李雨迟已经向院子里落了下来,而我们的车也向院子里滑了进去,我用力地去踩刹车,不知怎么的,车不仅不停下来,反面冲了进去,就在离李雨迟的飞舆不到三米的地方,车象是遇到了什么阻力,猛然间停了下来,我和秦锋都差一点儿飞出去。

    秦锋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飞舆,以及飞舆上向前伸出右手的李雨迟,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说道:我这是撞了鬼了。

    我微笑了,他这是明白过来了吗,可他说得还不完全对,这回可不是遇到普通的鬼,我们遇到的麻烦可比他想象得要大。

    李雨迟那向我们伸出来的手看上去象是在帮我们将车停下来,看着他那吃力的样子,能让我们停下来还挺费劲儿的,我暗自揣测,什么东西能让他这样,这时却听到李雨迟喊道:别踩油门儿了,一会儿就冲到后山去了!

    听到他的喊声我才明白过来,我将油门当成刹车踩了,马上抬起了脚,车这才停了下来。

    李雨迟收回手去,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对我喊道:以后别开车了,这要是飞出去,得撞多少人!

    一旁的秦锋自言自语地说道:他还很善良,看来我们是遇到好鬼了。

    我却,鬼也分好坏吗,他是不是应该再去上一遍幼稚园,我对着李雨迟喊道:你把我师父他们怎么样了,这屋子里都是些什么,不会是你把收来的魂魄都关在这里了吧?

    李雨迟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听上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恶,让人感到恐怖,一旁的秦锋脸早已经惨白了,他嘴唇哆嗦着问我:可儿,你怎么连鬼都不怕,不会

    他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我已经猜到了:你别在那里乱猜啊,我可是人,是大活人。

    要是他把我当成鬼,那我现在可是连一个同伴也没有了,我现在可是很需要帮手,哪怕是给姐壮个胆儿也行啊,然而,秦锋却狐疑地看着我,身体明显地向一旁躲了躲,那样子象是怕我随时扑过去将他吃掉一样。

    我不淡定了,本来已经发慌的心现在都要跳出来了,现在我们面对的可是继承了屠花婆婆力量的李雨迟,他可是要比屠花婆婆厉害得多,至少屠花婆婆不是现代人,对于现代的人的思维还不大了解,可是李雨迟就不一样了,他不仅了解现在人会怎么想,更知道我一向都会怎么做,这可是被人家对手了解个清清楚楚。

    飞舆上的李雨迟象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在那里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是那样的夸张,笑得我头皮都发麻,一旁的秦锋却又向旁边移了移,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更是心虚。

    可儿,还是快下车吧,这一屋子的人都是你的仆人,你将是我李雨迟在这山庄里的女主人,现在你不仅可以富可敌国,更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你将成为这里的女王。李雨迟的声音高了很多,那慷慨激昂的样子象是一个王在下达着命令。

    什么,你说什么,女王!我敏感的神经紧绷了起来,他的第一世可是随莫族的王,而征服他,害死他的正是那个女王,现在他怎么又提起女王来了,他的意识不会回到那个远古时代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侥幸的心里状态在我的心里转来转去,我宁愿飞舆上的那个家伙是随莫族的王,也不愿意那是死去的李雨迟。

    对啊,你会成为一代女王,不是永远的女王!李雨迟大声地喊着。

    那么你呢,她是女王,你是她的大臣吗?坐在一旁的秦锋困惑地看着李雨迟,他现在的脸色好多了,象是不那样害怕了。

    我,我当然是女王的丈夫,力量强大的神仙。李雨迟对秦锋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感到诧异,用奇怪的目光看向秦锋。

    神仙讲究的是自由自在,可不是什么力量的强大,你是不是搞错了。秦锋微笑了,看得出来,他已经摸清李雨迟的本事,现在不怕他了。

    你知道什么,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去追求什么自由自在,力量强大的人,那才是真正的神仙。李雨迟怒吼着,连低低压下来的帽子都向上扬了起来,露出他遮掩着的那半边脸,他的那半边脸竟然是没有血肉的骷髅,白森森的骨头闪着幽幽的蓝色光。

    呵呵,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难道你不知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这个道理吗,你现在是被迷了心窍了,想当神仙,我看你是办不到的。秦锋讥讽地笑了起来,面对被他激怒的李雨迟是一点儿也不在乎。

    你敢说我是魔!李雨迟吼着。

    是啊,你现在样子一定是魔,难道还会是佛,要是佛这样的暴戾,那也就不是佛了。秦锋放慢了声调,这让李雨迟更加的愤怒了。

    我是魔,我怎么会是魔,你竟然敢对我出言不逊,看我怎么收拾你!李雨迟吼着,手已经抬了起来,他身边的花瓣也随之聚集起来,在他的双手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花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