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764章 逃离灾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这样的事情能跟这位司机说吗,如果有一个人的手机打不通也就算了,我和弘语上人以及刘笑笑口袋里的手机都是废物,这让谁能相信啊。

    一抹黑影从车窗前飘过,虽然外面黑色的灰烬很多,可是凭着经验,这抹黑影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灰烬,我的心不由得一紧。

    玉蝉里的死鬼李雨迟发出瘆人的笑声:这回我可是有得收了。

    我明白他这是要收鬼魂去阴间了,心里对那刚刚飘过去的黑影不由得有了几分惋惜,他离我们最近,李雨迟应该最先收了他才对。

    没有想到的是,李雨迟却长叹一声,对车外的鬼魂说道:看来我还得等你一下,你这满心的怨气,让人怎么忍心带你走啊。

    被困在了饭店,也不知道应该付给人家多少钱,反正我们几个的口袋里是空了,不管多少钱,那都是拿不出来的。

    这时有个彪形大汉出现在门口,看那架势,今天我们要是不把钱付清了,那就别想完整地走出这个门去。

    这回我们可是犯了难了,要说这么多人没钱付一顿饭的钱,谁能相信是真的啊,别说人家了,就连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会是事实。

    秦锋一捋袖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走向那个大汉:我们这桌多少钱?

    那大汉见秦锋搭腔,以为他这是想付帐,忙将手里的帐章一挥:一千五百五十,零头抹了,给一千五就行。

    秦锋张了张嘴,现在别说一千五百元,就是一块五那也是拿不出来啊,我们身上的钱这是哪儿去了,刘笑笑搞的什么鬼,怎么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玉蝉里的李雨迟低声嘟囔了句,他身上带着冥币呢,这个能不能行,他的声音秦锋听不到,可是我们几个听得着啊,用冥币付帐,他也真想得出来,这能行得通吗,拿出来还不让人家给拍成饼啊。

    就当我们的目光转到弘语上人身上,想从他那里找到答案的时候,一张冥币还真的飘了出来,真不知道李雨迟这是怎么做到的。

    弘语上人伸手接住了这张冥币,已小心翼翼地托在手里向那个大汉走去,那个大汉正和秦锋吵得不可开交,没提防弘语上人走到他身边猛地拍了他一下。

    个大汉一怔,刚想对着弘语上人出口不逊,忽然一低头,看到那张冥币,脸上马上露出一脸的欢喜,一把夺过那冥币,欢欢喜喜地走了。

    一旁的秦锋看得都懵了,问弘语上人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高高兴兴地走了,看秦锋那一脸的不解,我相信他一定没有看到那个大汉手里的冥币。

    还不快点儿走,一会儿就露馅了,现在可是大白天啊,我这可是把多少年的修行都豁出去了。弘语上人说着带头向外走去。

    怎么回事儿,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那个人被你们用什么办法给弄得晕了?秦锋一边跟着向外走一边问弘语上人。

    我和王吉王真人推着刘笑笑紧跟着弘语上人,不知道是不是能混得过这一关去,我的心这个跳啊,都快要跳出来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服务员大声地对我们喊,让我们几个等一下,我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头也不回地推着刘笑笑就向外走,要留留他们好了,我们两个女生还是先离开的好,哪怕回过头来我拿钱赎他们,也算是个办法。

    没想到服务员是喊着走了出来,说是有零头要找,还说欠他们钱那是办不到的,可是他们也不多要别人的,这要买卖公平。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我都要泪奔了,想着回头一定把钱给他们送过来,人家这样仗义,我们也不能太过份了。

    出了这家饭店,我懵了,这是什么地方,不是说我们以前来过的吗,我怎么看不出来这是哪里了,除了后面的那带山峦,这里跟过去都不一样了,楼房林立,车水马龙,这也不过就是一年半载的,怎么变化这么大啊。

    这时我推着的刘笑笑一动,爬在那里说出一句话来,吓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时间没调准啊。

    我却,什么时间没调准,我们这是到了什么时代了,她不会是把事情没安排好,我们没有回到自己的年代去吧。

    我俯下身去想听刘笑笑是不是还有下文,让人失望的是她又爬在那里不动了,这可真让人着急,我推了推她,却从她的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快点儿走。

    我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躲在刘笑笑的身体里了,还催我快点儿走,我正想问问她,弘语上人走到我身后,问我刘笑笑是不是说话了。

    我告诉弘语上人,刘笑笑用一个男人的声音催我们快一点儿走,弘语上人二话不说,抬手叫了两辆出租车让我们快点儿上去。

    这是在作死吗,我们的身上可是一分钱也没有啊,这怎么还叫起出租车来了,秦锋也象我一样犹豫地看着他们,鬼王大声喊着让我们快一点儿上车。

    吕连盛一把将秦锋拽进车里去,秦锋还惊讶地问他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没有人来得及回答他,车门已经关上开走了。

    弘语上人帮我将刘笑笑塞进车里,也钻进车里去了,我也不再多问,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出租车司机还奇怪呢,不知道我们这是有什么急事儿,不过他挺热心肠的,马上开动车子,很快就离开了好远。

    在出租车要拐弯儿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我们刚刚离开的饭店那边顿时融进了一片浓浓的黑烟之中,熊熊的火焰里传来悲惨的哀号声。

    她还做点儿好事儿。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低声说道。

    她自己也在这里啊。我低声地念叨着。

    什么,小姑娘,你说什么?被这一场景吓懵了的出租车司机满脸惊恐地看向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