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不毒行:第811章 不想收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敢说这是楼下那个魂魄做的好事吗,我倒在自己的铺上都憋出内伤来了,却不敢说出来一个字,那可不是好玩儿的,如果我不知道那真的是一个鬼魂,也许会拿这个开玩笑,可是我知道,说什么也不敢拿这个来开玩笑,只怕真的把那家伙招上楼来,那我们寝室可又要乱成一团了。

    李雨迟却在玉蝉里说我活该,谁让我妇人人,不把那家伙收了,不知道那条小青蛇修行一段时间后会是什么样子,这可都要怪我。

    他不断的这样说,我的心也开始动摇了,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现在打开窗户将那个家伙给收了,也许现在还来得及。

    我刚想到这里,李雨迟就在那里喊着:对,你就应该这样做,你早就应该把那家伙给收了,等他成了气候,你想收都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收了那条小青蛇,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曾经有过一条小蛇的原因,我懒懒那个懒地对他说道:我要休息了,就让它在那里修炼吧,天下修炼的又不是它一个。

    李雨迟那边正愤愤不平地对我诉说这样就是养虎为患的时候,我们寝室里的三个美女对我喊了起来:小可儿,你还有完没完!

    我这是惹起众怒了吗,好吧,姐不说话了,姐只在心里想,反正那家伙在玉蝉里也能感觉到我想说些什么,看来用心来说话还是比较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下楼的时候,我去草丛里看了看,想试试能不能找到那颗珠子,它在这里作妖还不如给它换个地方,在没有人烟的地方会更适合它。

    可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颗珠子,仰头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只得匆匆去上课了,心里想着等我回来再去找。

    死鬼李雨迟却在玉蝉里冷笑一声,说我这是自找麻烦,有小葫芦一下子就能把它找到,再把它收了,为什么还要等到回来再去找,到那个时候它说不定已经到了别人的手里。

    这时聂苑西他们三个招呼我,让我快一点儿,别在那里玩儿了,再等一会就迟到了,那可是要扣分的。

    无奈的我苦笑了一下,现在好后悔当时怎么就把它能扔了,弄得现在还不得不来找,要是昨天没把它扔下来,那也就没这样的麻烦。

    今天上一午都有课,放学的时候都冲向了食堂,我也不例外,跟着聂苑西他们三个后面跑,想快一点儿冲进食堂,晚了可就没什么可吃的了。

    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问我是不是忘记那个扔在草丛里的东西,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说不准一会儿被谁发现,那可就有*烦了,这可是我的过错。

    怎么会是我的过错,连他们这些专职捉鬼的鬼差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就怪到我的头上了,我才不信他的话。

    对着前面跑着的聂苑西喊着,让她帮我打点儿饭带回来,我要先回寝室一趟,说什么我也得去把那个东西找到啊,既然我不想伤害它,也不能由着它在我们学校胡闹。

    当我冲进草丛里的时候,我傻眼了,这么一大片半枯的草丛,我到哪里去找啊,这可不象春天的时候草很矮小,现在的草都没过膝盖了,那么小的一颗小珠子,要想从这片枯草里找出来,那谈何容易。

    你早晨就没发现草还没有这么高吗?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没好气地问我。

    早晨没有这么高吗?我一时间想不起来早晨时这里的草都是什么样子的了,平时天天看着,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当然不会在意它是一个什么样子。

    真是没心没肺啊,早晨时的草是贴地皮的草衣,现在的草能一样吗,这都是那家伙作的怪,你还留着它,你就在那里犹豫吧,哪一天,它把这里都用草给吃了,你就静心了。李雨迟在玉蝉里愤愤地说着。

    你是一个鬼差,一个可以在白天出来的鬼,你怎么不出来把它找出来,你在里面就会说嘴。我也感到很生气,他为什么就不肯出手呢,还推说那家伙比他的本事大,真的是那样,应该会有一个比较有本事的鬼差来捉吧,可是,到现在只有他在玉蝉里一再的摧着我去将那个小青蛇的鬼魂给收了,可我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忍心收了它。

    可儿,你又在那里自己说什么呢,从昨天晚上你就开始吓唬人,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快点儿给我出来。聂苑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对着我气呼呼地喊着。

    是啊,可儿,你在那里做什么,这草都枯了,当心里面有虫子咬你。王墨站在聂苑西的身后对我喊着。

    你们怎么回来了,饭打来了?我一扭头看到她们两个站在草地的外面,惊讶地看着她们两个,这么快就把饭打回来了,她们可以算是神速啊,打饭可是要排队的,怎么也得等一会儿。

    费话,你快点儿给我出来!聂苑西气得在那里直搓手,我这才发现她手里并没有拿着饭,看来她们两个这是不放心我,提前跑回来的。

    老鼠!忽然王墨指着我的脚喊了起来。

    黎诗诗总算是清醒过来,没想到没过一会儿她又闹了起来,非要找她的那颗假水晶珠子,我把那颗珠子递给她时,因里面有了小青蛇魂魄而变了色,她却说那不是她的,这颗是真的水晶石。

    我不大清楚那个魂魄进去之后假水晶怎么就变成了真水晶,我们三个却都怪她太挑剔了,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一颗珠子就行了呗,她却说她自己不是一个贪财的人。

    她这么矫情,却还是这么的幸运,她的心还是很正直的,这大概就是上苍眷顾的她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我倒不嫌弃黎诗诗了,反而觉得她也挺可爱的,只是她发脾气的时候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如果这一点不改的话,将来可真有她的难过的时候。

    李雨迟却极力地怂恿我把那颗水晶珠子给黎诗诗,说这样就可以利用那个小青蛇的魂魄来减弱黎诗诗的阳气,那样她的脾气也就没有这么大了。

    这又是什么道理,他这分明是在胡说嘛,人的阳气弱了,生命力也就弱了,我自己身上就带着他这只鬼,怎么能给黎诗诗身上也带着一个,把这个小水晶珠儿拿出来我就已经后悔了,现在还要我想办法带在黎诗诗的身边,这个可是行不通的事情。

    趁着她们三个没注意我的时候,我随手将那颗水晶珠儿顺着窗户扔了出去,就让那个小青蛇的魂魄在我们楼下的草丛里安静地修行去吧。

    李雨迟却说我这是助纣为虐,总有一天那条小青蛇会来我这里捣乱的,我可不信他这一套,他就是想让人带着那个小水晶珠儿,想让活人的阳气来养那个小青蛇的魂魄。

    李雨迟极力地辩解,说我这是在冤枉他,他可是为了我们好,特别是黎诗诗,总是这样的脾气大,时间长了,谁能受得了,将来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