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坦荡:【0169】 想好了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谢谢!我朝开车这个人道了一声谢,他从后视镜里面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

    你是彭叔的人吧?我看着后视镜,里面只能看到他的嘴,我想了一下,如今在江城,能在我们遇见危险时救我们的,也只有彭叔的人了。

    这个人还是没回我,他瞟了一眼后视镜,继续开着车:江远是嘛?彭总要见你。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来我猜的没有错,这个人果真是彭叔的人,可是彭叔要见江远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江龙的事?

    江远这个时候也不在呆滞了,他把头抬了起来,满脸的失落,看着开车这个人。

    你哥给你留点东西!见江远没有说话,这个人又开口了。江远听到这句话以后,眼睛突然睁大了,随即又落寞了下来。

    半个小时以后,一间办公室里,彭叔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我江远华哥坐在他的旁边,江远低着头一言不发,手中紧紧的拽着一封书信。我跟华哥的目光都落在江远身上,他这样已经好几分钟了。

    怎么样,想好了嘛?彭叔也盯着江远看了好一会儿,见江远半天都没有反应,他又开口了,说话时候,他的手指头还一边在沙发的扶手上敲动着。

    出来以后我们就去找棍哥了,我们对江城现在的情况一点不了解,得找人问清楚,黄承全对道上的事,肯定不清楚,其他人我们目前也联系不上,最直接的方法,还是去找棍哥。之前江远华哥去找他的时候,只问了之前的事,现在的局势他们一点都没提到。

    听江远说,棍哥现在跟他手下的人,只开了一个迪厅,其他的什么也没干了,而且这还是江龙出事的时候,主动叫棍哥带人走的,为的就是不连累他们。这是江远跟我说的,相信他也是听说的,具体真实性还有待考究。

    棍哥是跟着江龙的,虽然他后面离开了,但是那个叶坤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嘛,棍哥离开里面肯定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说不定我们这次去找他,还会有危险,可是江远告诉我们,他选择相信棍哥,后面我也就没说什么。

    棍哥的迪厅叫做onl,是在西城区晓风村的位置,我们到的时候,迪厅的大门紧紧的关着。也是,大白天的,谁会蹦迪啊。江远把手机拿出来,直接拨通了棍哥的电话。

    电话才响就被接通了,江远笑着的,然后脸色就变了,我皱着眉头,站到了他面前。

    江远看我一眼,没有说话,过了好半天,他才把电话放下去,然后一脸颓靡。

    怎么了,江远?

    我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棍哥这边肯定有事,不然江远不会这个样子。江远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他看着我,有些手足无措,然后过了几秒钟,他突然凶狠了起来,朝着电话吼了起来。

    叶坤,我干尼玛,我吵尼玛江远有些崩溃,整个人直接就跪到了地上,手机也掉到了地上,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过去就把电话拿了起来。

    呵呵,不用担心,马上你就能去见他们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他没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紧接着,四周突然冲出来好几张面包车,围在了onl的门口。

    江远跪在地上,我和华哥把他围了起来,背对彼此。从面包车上下来了好多人,手上都拿着家伙什,朝我们围了起来。这个时候,华哥伸手拍了我一下,然后就递了一把匕首给我,而他的手上,已经拿着一把同样的匕首了。

    我有些惊奇,他那里来的匕首啊,不过惊奇归惊奇,我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反握住匕首就开始警惕起来,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

    兄弟们,速战速决,给我上。这些人围住我们以后,有一个人吼了一句,然后他们朝我们就冲了上来。他们差不多有20多号人,虽然我们都练过,但是这种情况不一定能讨到好处,这些人手上的家伙没有刀,拿的撬棍铁棍是这些,这一次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四周都是这些人的叫喊声,眼看这些人就要冲到我面前了,我往前跨了一步,准备先发制人,可是就在我踏步的时候,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从这些人混乱的叫声中脱颖而出。接着就看见一辆大揽胜直接撞翻了好多人,停到了我们面前。

    突如其来的大揽胜,打断了这群人的动作,他们车前面的人纷纷往两边避让,没在车前面的人,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张车。

    车停在我们面前以后,开车那个人朝我们吼了一句,我跟他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想,直接把车门打开了。然后拉了江远一把,就往车上窜,华哥也在后面推他,一把把他推了进来。

    这个时候,那些人也没愣着了,又朝我们冲了过来,华哥把江远推上来以后,跟着也坐了上来,但是这时候已经有人摸上来了。这个人一把就抓住了华哥带过来的车门,然后想要伸手过来抓华哥,前面开车这个人见情况不妙,一脚油门下去,赶忙发动了车子,但是也已经晚了,那个人的手已经快要抓到华哥。

    不过华哥岂会这么容易,就被这个人抓到,他两眼一眯,手上的匕首朝着这个人挥舞了一下,然后就只听见他惨叫一声,连忙把手缩了回去。接下来华哥又双手抓住了车架,整个人腾空了起来,脚往这个人身上猛的踹了一脚,把他给踹倒了,而且还压倒了好几个人。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以后,华哥坐了回来,然后把车门带了过来,还不忘给我一个眼神,一副得瑟的样子,我没有理他,别过头去看向了江远。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发动了,前面好多人想把车子拦停了,可是开车这个人,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往前面撞。

    这些人也是怕死的,见车子没有停的迹象,连忙把道给让开了,只是一个劲敲打着车子。只听见外面叮铃咣啷的,车窗玻璃都被这些人给敲裂了。随着车子的速度加快,这些人马上就被甩到了后面。

    呼!我也松了一口气,江远不知道怎么了,一副呆滞的样子,也不知道电话里那个人到底说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